中彩票

簡氏兄弟的“實業救國路”

來源:東方煙草報 發布時間:2018-10-08 08:44

南洋兄弟煙草公司總部舊址(東大名路817號)

簡氏兄弟與南洋兄弟煙草公司大樓舊影

簡氏艱苦創業之初

廣東商人簡照南少時隨其叔父簡銘石在海外經商,20世紀初,簡照南與其弟簡玉階在香港經營怡興泰商號,經常在日本、泰國及香港之間販運土洋雜質。見日本出品的“云龍”牌和香港生產的“朱廣芝”牌卷煙銷路頗佳,有感于“煙草一項國人吸者日眾,不塞漏卮,涓涓成河”,便產生興辦煙廠之意。籌集辦廠資金10萬港元,于1905年在香港設立廣東南洋煙草公司,是為中國早期創辦的一家規模較大的私營卷煙企業。生產“白鶴”牌、“飛馬”牌、“雙喜”牌卷煙。后因缺乏技術、經驗不足,遭受英美煙公司誣陷打擊,致使外債重重,1908年宣告歇業拍賣。翌年2月,簡氏兄弟在叔父簡銘石支持下,在港新組“廣東南洋兄弟煙草公司”,資本13萬元開始營業,兄弟倆出任總司理、副司理。因吸取前期經驗,卷煙生產制作工序不斷改良,產品逐漸暢銷,經營有了起色。1915年該公司在香港設總局,在廣東、天津設分局。1916年又在上海、漢口設分局,在新加坡設發行所等銷售機構。是年,該公司股東發起人有鑒于營業增進,決議擴股改組,增集資金共達100萬元。7月29日,報請北洋政府農商部立案。12月31日,農商部批準發給執照。批復中稱“該商獨力創設此項公司,藉謀補救,毅力宏愿,深堪嘉許,所制各品,均尚精美”云云。擴股改組后,設在香港鵝頸頭橋的制造廠面積由5500平方米擴充至1.1萬平方余米。

1915年,南洋兄弟煙草公司在香港出品的卷煙受到滬上吸煙者歡迎,當時上海只有虹口廣生隆商號獨家用船只從南方運來“飛艇”“三喜”“飛馬”等牌號卷煙,上海不少紙煙店紛紛要求擔任南洋兄弟煙草公司的代理商。上海的有關方面極盼南洋兄弟煙草公司在滬開設卷煙廠,簡氏兄弟亦認為在滬設廠遠比從南方將卷煙運往各地方便,于是兄弟倆相繼來滬籌劃辦廠事宜。不久,經友人陳蒲軒介紹,結識上海知名廣商勞敬修,在勞的協助下租得東百老匯路(今東大名路)一所棧房,改為廠房,開設上海制造廠。后建造公司總部綜合大樓,建筑高五層,占地面積960平方米,建筑面積3874平方米,鋼筋混凝土無梁樓蓋結構,坐北朝南,臨黃浦江東西向建造,海上運輸十分便捷。建筑南立面沿街建造,縱分三段,水平線條劃分,規整對稱。第五層檐下立面為券式窗裝修,其余為平拱窗楣。頂層兩端近女兒墻一側,設對稱塔樓作立面構圖中心,具有東南亞寺廟式建筑風格,這就是簡氏在滬創辦南洋兄弟煙草股份有限公司總部舊址(今高陽公寓,列入第2批優秀歷史建筑)。

誓與外商競爭到底

南洋兄弟煙草公司自創辦之日起,始終受到實力雄厚的英美煙草公司的競爭,排擠和打擊。英美煙草公司曾不斷以削價競銷、增出新品種、附加贈品、破壞商業信譽、控制代理商號等方式多次企圖吞并南洋公司。另一面派人與之談判,表示愿意出高價盤買,企圖一舉擠垮南洋兄弟煙草公司。南洋兄弟煙草公司總部拒絕了英美煙的威逼利誘,并針對上海市場特點,采取三項措施:一是獨辟蹊徑在茶館、浴室打開銷售渠道;二是提高回傭,大量推銷;三是以質取勝,優質優價銷售,以迎合大多數上層消費者高價必優,低價必劣的消費心態。這些努力取得了效果,1916年8月,僅僅“飛艇”牌卷煙一個品種就售出100箱,使南洋兄弟煙草公司得以頂住英美煙公司的強大攻勢,在上海站穩了腳跟。

南洋兄弟煙草公司的成功,使英美煙更為急迫地企圖吞并“南洋”。1917年2月,第二次提出以高價購買南洋公司60%股權,保留公司組織及簡氏兄弟總辦、協理地位,條件是25年內不準在中國、香港及南洋地區經營。簡氏兄弟立即嚴詞駁回:“南洋公司營業之增進、多借國貨二字為號召,故得社會人心之助力,致有今日……若一旦屈降外人,縱不為社會唾罵,亦令提倡國貨者灰心,而我南洋公司營業必從此失敗矣。”1918年,英美煙第三次與南洋公司談判,企圖吞并,又一次遭到拒絕。同時期內,北洋政府也兩次要挾,力圖迫使南洋兄弟煙草公司同意官商合辦,同樣遭到簡氏兄弟拒絕。

南洋兄弟煙草公司生產場景

寧合國人,不招洋股

南洋兄弟煙草公司創始人簡照南、簡玉階,是我國著名的工商業者。簡氏兄弟向往國家富強,憧憬實業救國,把個人的主要財產,投入發展民族卷煙工業,兄弟兩人合作創辦南洋兄弟煙草公司。在祖國遭受日本帝國主義蹂躪的年代里,歷經坎坷,百折不撓,歷盡滄桑;為實現理想、挽回利權,振興中國民族工業,簡氏滿腔熱血,憑著一位愛國實業家的赤誠之心,積極發展南洋煙草事業,即使在最艱難的時刻,也“寧合國人,不招洋股”,這種剛烈的民族氣節,令后人所敬仰。

面對外煙打擊,南洋兄弟煙草公司設計的宣傳國貨招貼畫

1937年7月7日,日本帝國主義者發動了大規模侵華戰爭。不久,戰火蔓延到上海,南洋兄弟煙草公司因受戰火破壞,損失慘重。其總廠廠房和重要機器設備等均被日軍焚毀,只有庫存煙葉大部分撤出。據不完全統計,南洋煙業上海總公司在戰火中損失總額高達法幣537萬余元。如此巨大損失,簡氏家屬悲痛萬分,深感創業之艱難。

1938年以后,日軍為了加緊軍需品的生產,對民族卷煙工業采取限制用電、用煤等措施。南洋煙廠首當其沖,原來每月至少用電6300度,后日軍一再限制,簡氏為了維持正常生產,先后設法添置發電機,并嘗試用頭餅、棉籽餅、菜籽餅等充當燃料,自行發電,但成本昂貴,困難重重。抗戰期間,南洋卷煙廠產量逐年下降,公司營業嚴重萎縮。此時,日偽雖知簡玉階已無實力,但還是想利用他過去在實業界的地位和聲望,拉攏他搞所謂“中日經濟提攜”的勾當。但一身正氣的簡玉階不為所動,保持了一位民族企業家的凜然氣節。

渡過難關重獲新生

抗戰勝利后,簡玉階決心對公司業務重整旗鼓,將南洋卷煙業務中心逐漸由香港、重慶轉移到上海,并擴大企業資本,增強企業活力。1946年5月,恢復上海總公司機構。1947年12月,再增資為法幣90億元,生產“雙喜”“飛馬”“白金龍”等優質低價的卷煙,深受廣大煙民歡迎,營業迅速轉旺。

幾十年的商界經歷,簡氏兄弟十分痛恨外國殖民勢力和國內國民黨政府腐敗的重壓,向往新中國誕生,這一天簡氏兄弟終于盼到了,1949年9月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夕,鑒于簡氏在工商界的威望,玉階先生作為全國工商界代表,出席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會議。此后,他積極參加社會主義經濟建設,并對公司進行了不斷的改革和改組,產銷情況大大發展,企業面貌為之一新。1950年到1956年間產量提高2.6倍,盈利自1950年到1957年增長10倍以上。南洋兄弟煙草公司公私合營后,簡玉階任副董事長。從1949年至1957年,他先后歷任第一、第二屆全國政協委員,并被選為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。

中彩票

    <address id="rbpfn"><listing id="rbpfn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<form id="rbpfn"></form>

        <address id="rbpfn"><listing id="rbpfn"><meter id="rbpfn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商丘市 | 庆云县 | 福清市 | 南部县 | 周至县 | 建水县 | 博兴县 | 丹东市 | 景东 | 利辛县 | 正镶白旗 | 周口市 | 那曲县 | 政和县 | 岳普湖县 | 福清市 | 晋宁县 | 昂仁县 | 襄樊市 | 名山县 | 禄劝 | 宁明县 | 娄烦县 | 江陵县 | 平度市 | 宿迁市 | 鄂托克旗 | 柞水县 | 杨浦区 | 祥云县 | 正安县 | 左贡县 | 丘北县 | 建湖县 | 嘉黎县 | 安溪县 | 古田县 | 郁南县 | 汝阳县 | 建瓯市 | 巨野县 | 新昌县 | 盘山县 | 嫩江县 | 贡觉县 | 钟山县 | 云阳县 | 海盐县 | 忻城县 |